身边总能遇到一些利用所有可能的机会挖空心思想「学好英语」的人,很自然,从他们口中总能耳熟能详得听到三个早已成为惯例的学习来源: BBC,CNN 和美国之音。可它们是一回事么?

  • BBC 是英国公共电视台,与其相对等的是美国 PBS 和日本 NHK,这些都是「公民」电视台,不插播商业内容,不表达党派立场,通过上门收取广播费或私人基金会赞助获得资金来源。由于是公共电视台,其服务对象就是公民,内容更多的是对于科学探索,历史解读,科技新发现和社会观察的深入剖析。

    " Informing, Educating and Entertaining A Nation "

    它的电视剧、儿童档和综艺节目并不以纯粹搞笑逗乐为目的,大多数节目能看出其制作和编导的社会责任和审美韵味。当然,BBC 在全球公共电视台节目制作中是出了名的「大手笔」,这也是英国观众之幸。

  • CNN 是一家商业新闻广播机构,全年无休对外广播新闻与专题。本质上它与 NBC,ABC,FOX 和 CBS 这四家商业电视广播公司是一样的,通过美国各州当地有线电视接入商 (比如 ComCast 或 AT&T Direct TV) 提供的各种套餐向观众收取费用,同时也播放广告。而 Netflix 就是网上的商业电视台。对于 CNN,许知远在《纳斯达克的一代》中这么写到:

    即使你知道早晨莫斯科发生了火灾,中午智利发生兵变,而晚间刚果又出现了种族仇杀,你是否就更清晰地了解世界呢?CNN 影响深远,是因为它提供了一种新鲜不断、却疲惫不堪的视角,记者与观众共同卖力却不知重点地关注每一件事,我们都成了新闻癖,恐惧错过任何事。

    就像批评家们强调的,CNN 只有「一英寸厚」,它过分迷恋于挖掘所有事实,而忘记了观察事实背后隐藏的内涵。特纳与他的 CNN 恐惧深层思考,他们过分偏爱行动。

    而这种 CNN 倾向已入传染病般席卷了新闻业。在这 20 年间,我们看到所谓的新闻记者的职业精神,已被片面的理解成在战场上不顾生死,或者为了抓拍死亡镜头而放弃人道精神......

    CNN 的衰落某种程度上印证了世界正在 CNN 化。CNN 创举横扫世界的镜头,已经变成新闻业的基本常识。但是,即使所有的新闻网都毫不停息地挖掘每一件事,世界也并未像特纳所说的「看得更清楚」,反而有愈发迷惘混乱之嫌。CNN 是疯狂与冒险的产物。

    pp.110,许知远 — 《纳斯达克的一代》2001

    这么说吧,今天我们看到的新闻24小时,鼻祖就是 CNN,它同时也把新闻浅薄化了。相比深入思考,它更偏爱实时报导。

  • 美国之音,或 VOA,就更不消多谈了。我所能想到与其相对等的也就是中国中央电视台了。VOA 在美国被认为是 Propaganda,一个戈培尔式的词语。VOA 既非公共电视台,也非商业电视台,而是拿美国纳税人的钱对外进行宣传的「半意识形态半政府」广播,尤其对亚太地区。VOA 虽被称为「美国之音」,却不被允许在美国国内广播,其本身作为对外意识形态宣传工具,靠国会拨款,与美国主流价值抵触。如果不信,可以试试在中国区 iTunes Store 或 Podcast 中搜「VOA」,再跑去美国 iTunes 试试,会发现美国 iTunes Store 根本没有美国之音的内容。

由此可见,很多执着于语言学习的人并不在乎内容的来源,或许一个语言的环境( 英语广播腔?)对于他们已经足够了。这是一种基于目的「苦行」,本质上与县城冲刺补习班中的强化课程并无太大区别。语言学习被作为某种目的的手段,或本身就是目的。

造词法,拉丁希腊根,词源学,语法学,这些只是散发着油墨味道的静态内容,是非上下文的(contextual)。TopGear 里常说的 "It's a Go!",在试卷上显然是个病句。相比语言学习,对内容的兴趣缺失才是致命的,所承载的信息沦落为了语言学习的衍生品。

你看什么,会影响你成为什么,并通过语言或文本反馈出来。政治不正确地说,黑人电影看多了,布鲁克林的各种切口和街头贩毒的词汇量自然比看技术文献或 Harold Bloom 的人来得多;从家庭主妇的美剧里「学英语」的, Flirting 和 Fooling Around 的套路肯定也比看纪录片的人来得驾轻就熟。有些美剧中被作为流行的「梗」,其实和今天网络流行语一样地速生速死。显然,我并不赞同过分迷信语言学习的论调,语言学习的背后需要思想上的超越性 (Transcenden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