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的往往也是最昂贵的」在中国的互联网语境下在我看来有三层含义,其一是商业公司的免费软件,比如各种「助手」、「卫士」与「管家」,其二是盛行于网络的破解与盗版应用,其三是网络免费服务与电视节目中无处不在的广告营销。多数人会从隐私上传和网络安全去理解,但我并不想从这个方面去展开。

付费购买软件与服务本身不应该是个被讨论的话题。虽然对很多应用颇有微词,比如 Parallel Desktop,每次版本升级必付费,但在我看来这不是使用盗版的理由。无意去指责谁,自己所能做的仅是购买软件与在线服务。可是,我并不能完全遵守用户协议。这么说吧,因为无法忍受国内电视台的粗制滥造和无节制的选秀,我的电视主要播放 BBC、PBS 、Vimeo 和 Youtube 之类的在线视频。要知道在英国之外收看 BBC 是违反用户协议的,同样,美国 PBS 公共电视台也只在美国境内播放;Netflix 没有屏蔽代理之前不同国家所播放的内容不尽相同,其中以美国的内容最多最全。再有,网上稀有资源与无法购买的,也只能去海盗湾与 kickass 获取。

BBC

Netflix

所以,我无权指责使用盗版,但也不代表为其背书。相反,只要某款软件与服务能帮助你增加效率,解决需求,就应该付费。时间与精力不也是成本么? 正如美国推销员常说的那句话:

You Come and You Try
You Like and You Buy

除了货币意义上的成本,还有一种另成本,一种上瘾的破解软件依赖性,长此以往,连自己的需求都无法了解。忽视系统自带的各种应用,杀鸡用牛刀非得用 Photoshop 去剪裁图片,与此同时失去了搜寻与评估趁手工具的能力。对于 BracketsGIMPAudacity 这些好用的免费开源软件,要么完全不知,要么选择无视,盲目迷信商业产品。至于网络安全,更多的是因无知而无视,敞开自己的隐私任由后台上传。这种对能力的消磨,长期看来更令人沮丧。

被广告浇灌长大的用户们,自以为是得享受免费在线服务并认为天经地义,如此一来「我们为什么付费购买软件?」这问题改成「我们是否该让广告与营销滋养生活与消费习惯?」更为贴切。依靠着巨大的广告堆砌与反复的灌输,免费的选秀派对和背后的话题衍生成了公共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网络上的贴片广告更是露骨得下流鄙俗与玄幻。

就像怀特海在《教育的目的》一书中所说的:

我们的所作所为,只是使人兴奋,而不是使人满足

我不信那些在选秀中口口声声的「梦想」、「老师」都是由衷得发自内心。受困于语言的贫乏,「他」或「她」指望着一场电视卡拉OK大赛改变人生命运,投机「眼球经济」,真正的内心却无从分享。我也不想消费免费或盗版的东西来充实自己的时光,如果可以,通过付费,起码让我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有价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