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他」的一小部分

在我看来,「他」是个普通人,一个性情中人,一个与计算机网络毫不沾边的人,也是一个当代化的人,而这个网站只是他拍脑门的结果。只因一点好奇与一点虚荣,十年前他买了域名和空间,打那以后断断续续用过不下七八个域名,一直笔耕不辍胡说八道不知所云。当然,这些或网站或域名无外乎都烂尾了。

这么说吧,他经常是个充满好奇心的学习者,也偶尔耽于堂吉柯德式的幻想;他热爱尝试,兴趣太过广泛,以至于发展出一种属于自己的信息收集方法与学习框架;他感念RSS兴盛的短暂时代,同时也对社交网络的浅薄与「短平快」无所适从;他只看BBC、PBS、NHK、DR这些公共电视台,但这并不表示完全同意他们。他不相信所有对非正义的反抗就是正义,更愿意认同建立在尊重个人基础之上、权利与义务对等的「自治、自主、自决」的公民社会。他支持网络中立、自由、匿名与反审查,曾用自己的 VPS 搭建 Tor 节点,却反对滥用暗网进行加密犯罪。他不否认曾经使用盗版,但却早已习惯尊重知识产权,为自己需要的应用和服务付费。

还有,他戒烟了。

关于这时代

得到天空的,失去大地 —— 哈金

这些年来,MSN LiveSpace、Google Reader 相继被关闭,Flickr、Twitter 半死不活,而以Facebook和微信为代表的封闭移动社交媒体却崛起了。Web 2.0 时代主动订阅的 RSS 聚合早已被微博与朋友圈转发取代,在公共话语中,是职场升职记与玄幻穿越剧的流行,各种段子的堆砌,「有态度」新闻下的评论,对传统道德的鼓吹,保健品与化妆品的营销,或者网络流行语的前赴后继速生速死。

周末打开电视,还会令人麻木得看到电视选秀上声泪俱下的「梦想」原来只是一场场卡拉OK或者民俗技能比赛的表演机会, 表演者与「人生导师」们一起被电视台、制作公司、导演和广告商们裹挟,成为「眼球经济」的共谋。

六十年代电视传媒的普及引起的美国、法国、德国和日本年轻人对权威的反叛,却无法类比到今天互联网的普及。让 • 鲍德里亚的「符号消费」与「符号交换」不断演绎,对事物复杂的批判与评价在今天的语境下被简单粗暴得概括为「黑」与「粉」的两极立场,以供「社群经济」导师与信徒们消费,无论自觉或是他觉。

国家防火墙外,宫闱之乱的小道消息与怪力乱神的无边杂谈把持了翻墙出口,与浏览器网址导航一脉相承,迎合了墙内一部分人的偷窥欲,提供了话题消费,这是另一种宣传,一种 binary option,一种非此即彼的「either...or...」式的选边站队,墙外也渐渐沦为立场与姿态的奴隶。我们真的进步了吗?

宽带不能带来真正的启蒙,中国的黎明的到来并非仅仅依靠表面的技术手段,它需要更为内在性的改变与更为长远的时间。当未来的田溯宁们拥有了世界主义理想后,这种变革才会走出关键的一步。

我们以为 sohu.com、 sina.com 会让我们的视野更开放,却发现它们最喜欢流传的是暴力、色情与狭隘的民族主义,它们加剧了人们的感情宣泄与盲从心态,而非因为选择多元而使人们变得更理性。某种意义上 sina.com 对中国人的阅读习惯造成了极大的败坏,它处理新闻的垃圾化方式已经被我们习惯了。

—— 许知远 《昨日与明日》 2004

许知远在2004年用知识分子式的敏感提醒迷恋于技术狂欢的人们警惕「美丽新世界」的到来时,应该不会想到此后的十几年间,我们依旧深陷在「1984」的氛围里:搜索引擎的作恶、网络封锁的加强、内容审查的收紧、天网摄像头的密布、警察社会的白色恐怖、主旋律的宣传和公共话语的式微,拼凑成了现时网络画卷的另一面,直至2016年,时局如此,我们依旧身陷「1984」这样的初级囹圄。

但往往又是我们自己,在集体无意识中放任了「老大哥」的膨胀、权利的利维坦化和管理主体的马基雅维利化。 这一点上, @clowwindy 说得非常明白

政府无限的权力,都是大部分人自己放弃的。假货坑爹,让政府审核。孩子管不好,让政府关网吧。有人在微博骂我,让政府去删。房价太高,让政府去限购。我们的文化实在太独特,创造出了家长式威权政府,GFW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一个社会矛盾的终极调和器,最终生活不能自理的你每天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要给政府审查一遍,以免伤害到其他同样生活不能自理的人。这是一个零和游戏,越和这样的用户打交道,越对未来持悲观态度,觉得 GFW 可能永远也不会消失,而墙内的这个局域网看起来还似乎生机勃勃的自成一体,真是让人绝望。
Via @clowwindy - https://www.v2ex.com/t/166417#reply121 [1]

@clowwindy 是这个普遍虚无、反智与犬儒的时代中用开源技术撕开封锁的实践英雄,但他的话却让人感受到技术热情消退后的虚脱无力。我们都会说,「再高的长城,也高不过天」,也会引用杜布切克的那句「你可以摧毁花朵,但你阻止不了春天的到来」,可当没有了突破封锁的需求,满足于现有的状态,在电视剧中消磨情感获得认知,在手机网游PK时达到高潮与满足,大局域网外的那种存在变得可有可无,通讯录中的朋友们除了作为「伸手党」,剩下的也不外乎营销、代购、抖机灵与媚俗。这种无比充盈的匮乏感让「他」有着与 @clowwindy 同样的无力体验。

You Don't Need to Be Great to Restart

「他」希望这个网站摆脱毫无根据的揣测与情绪上头的武断,能够给出尽可能可以追溯的 reference,同时尊重其他人的著作权。「他」不敢再许愿能把它一直写下去,但会用最大的真诚尽最大的可能。「他」希望能避免漫无边际的个人蓝调情绪,不给互联网早已泛滥的靡靡之音添油加醋,而是分享更多的实用干货。

哦对了,「他」不想再像高行健在《灵山》中使用「你」、「我」、「他」那样来制造疏离感。今后,这里只有「我」。而「他」只在一旁,心怀所有祝愿。


  1. 由于V2EX遭遇屏蔽被迫在国内备案,其一系列敏感节点和内容也被迫删除,以上内容是再转自 http://wsgzao.github.io/post/fq/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