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从西安租了辆车沿京昆高速开到成都,大冬天的感受了下小时候中国地理教科书中的气候分界线。当天西安冷空气来袭降温度降到冰点以下,交接了车赶紧逃出废都向南奔去,过了秦岭来到汉中休息区,气温却又是像春天,还略带潮湿。京昆高速西安-汉中段,几乎都是隧道,最长的秦岭一号隧道、二号隧道,错觉上比从 Oslo 到 Bergen 的 Lærdal 隧道 还长。有过在瑞士限速 80km 的阿尔卑斯隧道开到 82km 被罚 150CHF 的经历,账单跨国直追车辆注册所在的欧盟地址,从此以后凡是进隧道或过桥,丝毫不敢越雷池半步。

Footages 全用 iPhone 和 SONY HX50 拍摄,千万别学我在高速公路边开车边单手持机拍摄!